阻民企参与白蚁防治 南昌政府部门炮制违法文件

更新时间:2021-06-16 06:53:53 作者:喜欢橘子红了 阅读:454

中国网事:为阻民企参与白蚁防治,不惜炮制违法文件

新华网南昌6月13日电(“中国网事”记者李美娟 程迪)“8年,抗战都胜利了,我们还是被相关部门逼得要关门。”南昌一家民营白蚁防治企业负责人毛冬龙无奈地说,为了阻挡民营企业进入白蚁预防市场,政府部门一次又一次设置行政障碍,甚至不惜制造一个又一个违法违规文件。近期,民营白蚁防治企业的遭遇再次引起媒体和网民的关注。

首遭“封杀”:出台“病规”排斥民企

2005年4月,毛冬龙注册成立一家家装消杀白蚁公司。一年下来,公司在白蚁消杀方面做了几笔生意,他又将目光投到了更大的白蚁预防市场。2006年7月,毛冬龙到工商局申请,将公司经营范围变更为“白蚁灭治、预防”,公司更名为江西正龙有害生物治理有限公司。在新建房屋建筑的白蚁预防领域,从1985年就接触白蚁防治技术的毛冬龙,很快就做得风生水起。

就在这时,毛冬龙等人的民营白蚁企业遭到首次“封杀”,而压力来自于省市有关部门下发的“病规”。

“一次,我给一家楼盘做完白蚁预防后,开发商拿着我公司的白蚁预防合同去房管局备案并办理相关证件时遭拒。理由是民营企业不是正规的白蚁防治机构,新建房屋建筑只能在房管局的下属单位白蚁防治所进行白蚁预防。”毛冬龙说。

毛冬龙找到江西省建设厅和南昌市房管局讨说法,对方出示了《关于印发<江西省房屋白蚁防治管理规定>的通知》《关于开展白蚁防治单位认定工作的通知》和依据上述两文件制定的《关于加强我市房屋白蚁防治管理的通知》等文件,后两份文件“划定”了专门的白蚁防治单位范围——无一是民企。

毛冬龙说,他向市里申请白蚁防治资质单位认定,接到的是市房管局的《否定诉求告知书》。无奈之下,公司于2006年11月向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由市政府上报省法制办。

经过审查,江西省法制办认为文件存在问题。记者看到,江西省法制办2007年2月8日向省建设厅的去函中明确写道:两份文件均未报省政府备案,并且其中部分内容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函中指出,两份文件部分内容限制了其他符合白蚁防治单位设立条件的主体进入该领域从事白蚁防治业务的权利,违反了建设部《城市房屋白蚁防治管理规定》,也与行政许可法的有关精神不符。

在江西省建设厅暂停了两个文件之后;2007年5月15日,市房管局也废止了《关于加强我市房屋白蚁防治管理的通知》。

对此,南昌市房管局法规处处长万剑波说:“这里确实有一定的问题,主要是省建设厅有关部门负责人没有概念,忘记提交备案导致,这让民企钻到了一点空子,让他们觉得自己有理了。”

再遭“封杀”:“置若罔闻”法制部门“暂停执行”建议

“然而,就在‘病规’被废止不到三个月,我们遭到了报复。”毛冬龙说,“2007年7月25日至31日,南昌房管局来我公司进行检查,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强行在还未施工的工地土壤中取样,其结果可想而知。”

2007年9月26日,南昌市房产管理局向正龙公司下达行政处罚3万元的决定。公司被迫再次向南昌市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南昌市政府随后作出撤销南昌市房产管理局对正龙公司的行政处罚决定。对此万剑波承认:“处罚在程序上确实存在问题。”

“原本以为公司从此将步入正轨,但好景不长。”毛冬龙说。为阻挡民企进入白蚁防治市场,2010年6月18日,南昌市房地产管理局又一次下发[2010]46号文件。文件明确指出,白蚁预防费属于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纳入财政预算管理;房地产开发企业或建设单位“应与”市白蚁防治研究所签订《白蚁预防合同》。

文件称制定文件的主要依据是《国家物价局、财政部关于发布中央管理的建设系统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及标准的通知》(价费字[1992]179号)和《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将部分行政事业性收费纳入预算管理的通知》(财预[2002]584号)。

毛冬龙只好再一次拿起法律武器。“我和同行企业,不断向省人大、省政府效能办、省住建厅、省法制办和市政府等反映。”2011年11月28日,南昌市政府法制办向南昌市房地产管理局发送建议暂停执行[2010]46号文件的函。

“然而,南昌市房管局对法制部门的‘暂停执行’建议‘置若罔闻’。市房管局有关负责人说:只是‘建议’,又不是‘强制’。”毛冬龙气愤地说。

对此,万剑波说:“46号文被市法制办建议取消的原因,是毛冬龙不断缠访扰得工作人员不能正常工作,市法制办才被逼迫下达‘建议函’。”

江西省发改委收费管理处处长彭继兴说,根据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下发的文件内容,关于收费主体的确有一定的模糊性。这个行政事业性收费应该只是针对那些事业性质的白蚁防治机构而言,而企业从事的是市场经营行为。既然法律法规没有禁止民营企业从事该行业,工商部门也批准经营,就应该鼓励市场竞争。广东、福建、浙江等省均鼓励民营资本进入白蚁防治市场,实行收支管理两条线。

三遭“绝杀”:“预售许可证”发放环节设置门槛

“我们以为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可是紧接着我们再遭‘绝杀’,房管部门直掐我们‘咽喉’。”毛冬龙诉苦道,“房管部门给开发商发告知书,将到市白蚁防治研究所进行白蚁防治作为开发商办理‘预售许可证’的前提条件。而我们拿着合同到市房管局窗口办理相关手续时,也屡遭拒绝。逼得公司要倒闭。”

拿着与楼盘签订的两份《白蚁防治合同》,毛冬龙焦虑地说,现在,一家说要中止合同,一家说“很难办”,给开发商做的前期白蚁预防工作也白做了。

记者拨通了其中一家楼盘经办人的电话,对方表示,已接到市房管局法规处电话,要求办预售许可证前,得有白蚁防治所的防治合同。

《城市房地产管理法》规定,办理房屋预售证条件有四条,但无一提及“白蚁”二字。“这不又是擅自设立行政许可吗?”毛冬龙说。

针对毛冬龙的质疑,南昌市房管局法律顾问吴建东说,根据建设部发布的《房屋登记办法》,房屋登记机构认为必要时,可以就登记事项进行公告。“到市白蚁防治研究所进行白蚁防治并开具证明,是南昌市房管局认为办理商品房预售需具备的必要材料。虽然国家对这块没有统一的规定,但很多地方都是这么做的。”

对于白蚁防治市场,南昌市房管局一方面否认国家法律放开了市场,一方面又认为可以“选择性放开市场”。万剑波说:“除了新建房屋的白蚁预防,我们对老房屋的灭治、小区园林、文物、水利设施等都没管,民企都可以去做啊。”他表示,新建房屋的白蚁预防“利润确实更大”。

记者了解到,南昌市白蚁防治研究所前所长苏木仔因贪污罪和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16年,其中就涉及白蚁防治收费方面的问题。万剑波说:“那时确实存在将行政性收费作为服务性收费的问题,但是现在没有这种行为了。”

“公司8年前就从工商部门办下白蚁灭治、预防的工商营业执照,批准了又不允许经营,那不是给了碗却不让装饭吗?”毛冬龙感叹,“一路走来,我就像参加一场场战斗,我的武器是法律。而对方,是一个个文件,是一双行政垄断的大手。我的同行都纷纷倒闭了,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